返回
娱乐综艺
分类

为什么要如此卑微的活着???

日期: 2019-11-03 18:35 浏览次数 : 117

    人都有向上之心,但在实践的人生中,沉沦似乎是不可避免的。这是为什么呢?因为我们活在世界上,受的制约太多。我们都想只为自己而活,但是,又常常不可得。规范得遵循,游戏规则要遵守,责任得去尽,还要努力取得成就(在这个贫乏的时代,成就只不过是金钱的代名词,20世纪以降,一个重要的观照人的方式是看他能赚取多少数量的金钱,这实际已成为一种普遍的评价方式)。每个人都自觉的按照他人的眼光来过自己的人生,拿他人的意识衡量自我,而忘记了自己的本色人性和内心诉求。如果自己做不到这个社会所要求的,不用他者质问,自我就已经感到是一种犯罪。这种无理的罪恶感使得人都自觉的认同社会规则,并以此评价他人。对习惯于遵循规训生活的人来说,永远都不会有自由的一天,因为权力者的社会从来不缺乏规则,并且它还越来越多。假如遵循者突然自由了,他绝不会欢欣。他会感到自由于对他是一种巨大的束缚,正象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的那个老图书管理员,习惯了顺从和规律的生活,习惯了不自由(不自由意味着可以不作决定,不承担责任),一旦真正的自由到来,他反而不能适应,不知如何是好。

红楼梦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,也是我读的为数不多的几本书中读的遍秋数最多的一本。红楼梦里人物形态各色,如同一个小型社会,每个人物在同一个社会里奋斗的目标确不尽相同。他们保全主意者,也有拜金主义者,有视权利如粪土的精神,也有为爱情葬身的豪情壮志。纵观红楼梦,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,在当今社会,红楼梦里谁更能适应这个社会,谁会最终完胜。有人可能会说不就是问你最喜欢哪个人物么?不是,在我看来,喜欢和欣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。"喜欢"是指我思想里崇拜的某种性格,但实际生活不一定会照她去做,比如说,林黛玉对爱情的忠贞,尤三姐的刚烈,这些都是我喜欢到确没有勇气去做的。欣赏则不同,要说大观园里值得现代人学习的榜样则是平儿和袭人。有人会说,他们都是奴才,是男主人的通房丫头,连个姨娘都没混上,就是奴才也是个没脸的奴才。是,她是个奴才,可在我的眼里,她的智慧远胜那些所谓的高官显贵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极端,可是,我们中的绝大多数,不都是卑微的活着吗?生存就是一切,规规矩矩的活着就是一切。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延绵几千年的骗局和谎言里,劳作,繁殖,忍耐,牺牲,然后死去,从未享受过生活的喜悦。人变成了生存的工具,成为生存延续自身的低价手段。对我们的大多数而言,存在不是为己的个体性存在,而是一种符号式的集体性存在。我们被淹没在人流中,迷失了自我的道路。这种时代早该结束了(在此时代,我们忍受,一再的忍受,以至造就了一种适应——这给了我们安慰和自信,适应的再继续又成就了一种习惯——这更给了我们巨大的生存策略,顺应习惯总是很容易的,何况习惯本身好像具有一种不言自明的合理性,习惯的再继续又会异化为传统——不但为我们提供了合情性和尊严,还给了我们骄傲的资本和活着的根。搞到最后,忍受被我们对卑鄙生存的强烈渴望变成了一件美丽的事情),虽然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束。

      大家给王熙凤的评语是阴险毒辣,玩弄权术,迎面笑脸暗里藏刀,说她有心机,善言辩,用周嬷嬷的话形容就是"十个男人也抵她不过,就是待下人刻薄了些"。记得小说里,尤二姐刚被纳妾,链二爷手下的家奴兴儿对“旧二奶奶”和“平姑娘”的评价,就是这样说到"奶奶心里歹毒,口里尖快,二爷面前有个平姑娘倒是好的,虽然和奶奶一气,倒是常背着奶奶做些好事",这是一个下人的真是看法。这个平姑娘虽然和王熙凤是同流合污,李纨曾经说过平儿就是她们奶奶的一把钥匙,可见平儿在王熙凤身边是个多么有影响力的角色,就是这样一个角色确能反转为奴才们谋福利,奴才们评价她是"极好的"。在贾府那样一个是非之地,人言可畏的地方,平儿能得到如此的评价,可见这背后平儿是怎样的善良。当尤二姐生病后,是平儿拿出体己钱给尤二姐买吃食,这是平儿的善良。平儿明辩是非,当贾瑞调戏王熙凤时她毫不犹豫的参与王熙凤的计划,至贾瑞于"死地"。她善待下人,确还要在王熙凤面前不露声色,这是何等的不容易。王熙凤嫉妒心理极强,她为了对王熙凤表忠心,她不与贾链同房,她不为贾链生育,作为一个女人,她为的就是看上去是王熙凤最忠实的奴才,以此来保护自己,她是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她为的只是保全她的性命。平儿所作所为就是当今社会的生动写照,在这个若肉强食的社会,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社会,要想生存下去,就要牺牲许多有价值的事情来换取某方面的胜利,这个胜利来之不易,它是踏在血和肉铺垫的道路上走到尽头迎来的胜利,道路两遍也许布满血和眼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