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时尚模特
分类

她是在故意卖蠢吗?

日期: 2020-04-04 08:51 浏览次数 : 106

图片 1

我们寝室简直就是行走的段子,日常搞笑。特别是那两个笑点低的天天在抗议,我们太蠢,要笑的喘不过气了。感觉自己要笑出腹肌,差不多就是这种体验。

标题说的是鬼鬼吴映洁。

比如每回我下个床,因为这床有问题,很容易就地动山摇,我是上铺,下来的时候怕踩到舍友,砰的意思我跳下来了。真实感受到自己的吨位力量。其实我挺瘦,不过,我高呀!自豪脸。经常臭表脸称自己气场两米五,腿长一米八,可是这群子人就喜欢拆台,那你脑袋呢,不知道浓缩就是精华,就那么小吧,一只手比成“O”型那种,怎么办,好像打架。还有呀,寝室的床全连在一起,我边上老三动动腿,我就感觉自己在宇宙中摇晃,还天天不承认自己摇,微笑着看着你哟,╭(╯^╰)╮现在应该是我变得温柔了,要知道我以前下床都能讲全勤吵醒那种威力的,现在我五六点起也没吵醒谁,开森。老五总说我下床总是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的,我表示我没这么想死,我还想好好活,然后非说最大的亮点是我下床还会转个圈,有吗?黑人问号。

作为《明星大侦探》团魂的一员,

图片 2

只靠着一期节目,就实现了口碑翻车?

最近天气变化很快,于是为了抵御寒冷,体育课去打羽毛球,冷的坐不下去了,想动,结果边打边笑。说好的好好打,一下子打到墙上,一下子从网下面飞过来,一下子被灯光迷眼甩球到边上的网直接越界,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,边打边笑,看你打的多有创意,发球发到墙上是想忽略我自己玩吗?还有你刚说好好打,打出水平打出精神,结果下一秒打脸,球都发不出去,时不时打high了直接甩到后面坐着休息的舍友那边,死往后退还是接不到,怪我老了不利落,有时候球就在眼前,偏偏瞎眼,死活没看到,于是乎,每回体育课都是笑过去的,打球都是边斗嘴边到处甩球。无所畏惧,一个个笑的像个疯婆子,魔性的笑声就没停过。

橘的第一反应: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…

我要学习,每回寝室有人这么说都会被群嘲,毕竟真实情况就是不可能的,除非要期末那前两个礼拜,我们那时候才是真的没日没夜,不过还是hold不住,我和老二一起的时候,耍不懂一起看B站,噗,实在看不下去,默默遵从内心的声音。反正都是手机党,跟床相亲相爱,和手机过日子。天气是冷,在这里就是夏天冬天来回切换,反正我棉袄都上身了,一个个想呆在床上,天荒地老。日常想逃课,可是立下了flag,不逃课,专心听课,加上我们实在是乖宝宝,就是早饭没得吃,午睡死不起来。反正日常耍手机。看小说,刷漫画,看视频,微博B站来一遭,抖音也好玩,还要抽空打个排位匹配,忙着呢。

毕竟鬼鬼是《明侦》第一期就常驻的嘉宾,

老五最近开始王者还聊天,也就是说我们寝室声音对面那个教官全听的到,你瞅啥,就瞅你,瞅你咋的?还在泡蜂蜜水,老五老二直接间接亲吻,噗。果然脑回路很相似,漏了点蜂蜜在包装上,老二舔完老五又来,于是,就,那啥。老大总抱怨我们跟不用水一样,谁叫我们太节约,洗个澡一桶水就够了,谁像你三四块就没了,我们寝果然非常勤俭节约,省电啥的动不动就吼,关灯造不,不知道又要交电费,就是害怕停电,简直考验脸皮。时不时蹭个厕所,最想吐槽上厕所不关门,每回看关着就不敢进去,先瞅瞅舍友都在不,进去敲门,哎,心累,时不时门半掩着也有人,害怕,一不小心冲进去咋办?想一想那味,我什么都不说,自己联想下。出来先问臭不,容我通个风散下空气。

节目录到第三年第五季,她的录制期数排第三,只少于何炅和撒贝宁。

其实到处都是笑点,奇葩多,傻子欢乐多。就是一时有点想不起,莫名卡壳,反正是一群傻狗子。笑是时刻想笑,写就不是那个味,我努力还原这群傻狗的风采,反正准备出个直播,舍友逗逼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手握“搜证犬”人设▼

图片 3

且创造了不少高光片段▼

图片发自微博

按理说,早该驾轻就熟了吧?

现在居然被骂?

还骂得不轻?

但看了正片之后,有些理解了…

必须要强调:

虽然《明星大侦探》追求综艺效果,但最终指向还是推理破案。

每期有一个凶手隐藏在嫌疑人之间,只有凶手可以说谎,侦探需要带领嫌疑人寻找证据,进行推理,投票找出真凶。

这一期节目,剧本相对简单,

在观众看来,凶手相对容易锁定在何炅身上。

首先,另外两位嫌疑人可以互证清白:

其次,何老师可能听到了行凶计划,可以模仿作案:

接着,昊然弟弟的推理强有力指向了何老师:

最后,何老师有一处很明显的撒谎,说法与证据不符:

他说对方没有看到他的疤痕,

但有聊天记录证实,对方看到了,只是没拍下来。

可能因为录制时间过长,大家忽略了?

抛开上帝视角,再退一步讲:

就算不能锁定凶手,嫌疑也只在撒贝宁和何炅身上。

绝不可能有第三人…

但鬼鬼偏偏投了最不可能的一位,王鸥,

理由是“你说我有嫌疑,你嫌疑才大呢”

真相未明前互相怀疑很正常,但投票就因为对方怀疑自己?

这个逻辑未免过于简单粗暴…

还不止。

最后撒老师和何老师平票,

按照规则,没有投他俩的鬼鬼需要进行“二选一”。

撒老师让她听刘昊然的▼

节目设定他们为兄妹,而刘昊然和撒贝宁可以互为证明,表示清白。

还打起了“贴脸”牌,

她是在故意卖蠢吗?。疯狂暗示▼

“不要让自己有最后悔的五秒钟”

鬼鬼却回答:

“我没有判断可言”

“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”

并把撒贝宁关进凶手笼里…

主要呢,她也不是第一次面对二选一的情况了。

先是总单独投错人,再是“二选一”都错了。

每一次。

这种情况可以打个比方:

班上学霸已经把思路给你理清晰,只差把答案告诉你,在两个选项中选一个。